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保持货币政策的中性
他介绍,“初步测算今年前三个季度杠杆率增长大幅度下降,比2012-2016年平均增幅降了9.6个百分点,也就是说今年前三季度的杠杆率如果是上涨,也就只是微微的上涨了一点,较以前几年大幅度下降。”
 
易纲表示,要看出金融风险和经济周期、结构性因素、体制性因素的联系。很多风险的积累,最终都要反映到金融风险,比如经济周期,有上升周期和下降周期。上升周期不良资产都比较少,下降周期不良资产会上升,
 
要考虑周期因素,结构性因素。现在面临新旧产能换代,面临去产能、去“僵尸企业”,这时候结构性矛盾也必然反映到金融领域。同时还有体制性因素,比如地方政府隐性负债问题。这些因素叠加共振就反映到了金融风险。
 
“我们坚定的执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货币政策的中性,把国有企业去杠杆作为重中之重,标本兼治解决地方政府的隐性负债问题。坚决治理金融乱象,坚决打击违法违规金融活动,加强对薄弱环节监管制度的建设。”易纲说。
 
易纲表示,“要谨慎的做稳妥的方案,每个环节的工作要做扎实。”他认为,现在金融的各个方面、发展的各个环节风险总体可控。改革开放增强了中国经济和金融抗风险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