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关注 >

社会关注

重在准确把握形势着眼长远谋划
“到本世纪20年代后半期,中国人口将达到峰值14.3亿左右,人口数量将经历从低增长到零增长再进入负增长的历史性转折。”李斌副主席在主题发言中着重分析了目前人口发展的结构性问题,认为人口众多的基本国情没有改变,提高人口综合发展水平仍任重道远。
目前人口发展的结构性问题主要有三大指征——
老龄化速度加快、程度加深。2017年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11.4%,预计2035年到2050年,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将从23%增至29%。
劳动年龄人口规模下降,供需结构不匹配问题显现。劳动年龄人口(15-64岁)将从目前的9.9亿降至2050年的7.9亿。
城乡人口服务能力差距大,地区之间人口转变不同步、人口发展不平衡问题依然存在。
制定人口政策,重在准确把握形势,必须着眼长远设计。本着这一原则,为解决人口结构性问题,国家自2016年开始实施全面两孩政策。
“在育龄妇女规模大幅下降情况下,2016、2017年全国出生人口达1786万、1723万,为本世纪的最高水平。”参与此前调研的全国政协人资环委副主任王培安带回了调研了解到的情况,认为全面两孩政策效果明显,同时也冷静地看到,“今年起,全国出生人口明显回落,全面两孩政策短期效应结束,生育水平处于下行阶段,需要高度重视低生育率的长期影响。”
“全面两孩政策前的8年间,中国的生育水平在1.65左右。全面两孩政策后的生育水平又有上升,未来十几年中国的生育率会在1.6左右波动。”参加座谈的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根据多方数据分析判断,生育水平由高向低的变化,是收入、教育、工业化、城市化、社会保障等水平提高的必然结果。
“现阶段政策调整重点应放在全面减少生育限制之上,不应简单地提‘鼓励生育’。”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彭希哲提出,应通过政策调整及时遏制出生人口数大幅下滑,平缓人口结构的过度波动,确立“有计划的自主生育”和“有责任的家庭养育”政策立场。
“上世纪90年代初出生的育龄妇女减少,才是当前出生率低的主要原因。”杨维刚常委认为,“全面放开”并不是解决当前人口问题唯一、最佳的选择,建议要稳妥落实好目前的全面两孩政策,抓好配套政策落地,全面加强生育服务。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