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关注 >

社会关注

提高我国保险市场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实体经济是金融的根基,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4月11日,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一场思客会围绕实体经济发展与金融力量展开了深度探讨。
  实体经济根深蒂固,金融才能枝繁叶茂;金融与实体经济循环通畅,实体经济才会活力四射。实体经济快速发展,金融该如何跟上?要在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的同时,通过改革与创新,切实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水平。
  深化改革,加速金融改革是应有之义。虽然银行等传统金融存款多、信用高,但也存在金融产品单一、金融资源配置不平衡、服务效率低等难题。在新形势下,我国需求结构升级,但供给体系没能跟上,供需出现结构性失衡,导致实体经济循环不畅。金融要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必须按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求,以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特别是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为抓手,连接供求、组织资源,支持金融机构扩展普惠金融业务,规范发展地方性中小金融机构,助力修复国内经济失衡问题。深化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推动债券、期货市场发展,有序引导新三板在大力促进直接融资、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方面勇担重任,实现为实体经济多元化服务。
  要扎根于为实体经济服务,围绕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需求开展金融创新。金融产品创新必须依法合规,不能打着创新的名义到处拉大旗、盲目铺摊子,大搞资金体内循环和脱实向虚,更不能搞金融诈骗。这就意味着对金融监管要实行高标准严要求。随着金融机构混业经营趋势加剧、金融创新产品日益丰富以及金融科技手段的广泛运用,金融风险更富有隐蔽性、复杂性和传染性。金融监管必须在“长牙齿”的同时,兼顾前瞻性、敏锐性。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成立、一行两会架构的成型,新的金融监管架构瞄准中国金融领域的现实国情,构成了金融体系稳定发展的基础,将切实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水平。
  我国将在扩大开放方面,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在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方面加大开放力度。对金融业和实体经济来说,这是重大利好。放开金融业,让更多外部资本进入中国,有利于实体经济融资;引入先进的金融服务,有利于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推动实体经济发展。更重要的是,随着金融业市场准入的放开,更多重大改革将被撬动,“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将收获更多生动样本。在10日的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上,国家主席习近平明确提出,去年年底宣布的放宽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外资股比限制的重大措施要确保落地,同时要加大开放力度,加快保险行业开放进程,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拓宽中外金融市场合作领域。
  11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局等金融部门迅速行动,开放的具体举措密集宣布。中国金融业由此开启对外开放的新篇章。
  彰显对外开放自信底气
  11日上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宣布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10余条举措之后,中国证监会随即宣布沪港通、深港通每日交易额度扩大4倍。
  业界认为,证券领域开放措施如此迅速落地,折射的是中国金融业开放的决心,彰显出中国金融对外开放的自信和底气。一系列新动作将在未来几个月内落实: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不再要求合资证券公司境内股东至少有一家是证券公司;今年年底前,不再对合资证券公司业务范围单独设限。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11日表示,证监会在积极推进“沪伦通”准备工作,将与英方共同努力,争取2018年内开通。
  国家外汇管理局表示,将会同有关部门研究推进QDII改革,根据国际收支状况、行业发展动态以及对外投资情况,进一步完善QDII宏观审慎管理。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认为,证券业的进一步开放是中国金融壮大的路径,也是实体经济发展的抓手。扩大开放能够让内资证券机构逐步增强国际竞争力,也有助于引导更多的智慧资本服务中国实体经济发展。
  银行业机构几乎全覆盖
  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鼓励在信托、金融租赁、汽车金融、货币经纪、消费金融等银行业金融领域引入外资,对商业银行新发起设立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和理财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不设上限……
  “中国银行业的对外开放由银行扩大到几乎所有的持牌银行业金融机构,既包括新设立的比如金融资产投资公司,也涵盖即将设立的比如理财公司,体现了由点到面、由浅到深的全方位开放。”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认为。
  除了放宽市场准入,中国还将大幅度扩大外资银行业务范围。专家认为,外资银行的分行和子行的业务范围不同,这对不同类型的机构来说有不同内涵,从大范围上来讲,之前外资银行介入比较少的一些业务,比如债券承销等有望放开。
  曾刚表示,从放宽市场准入到逐步放开业务准入,机构范围从银行扩展到更多类型,这表明中国银行业对外开放的速度、幅度和深度在不断提升。
  保险业开放迈上新台阶
  保险业也迎来一大波实打实的开放政策: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投资者来华经营保险代理业务和保险公估业务;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三年后不再设限。今年年底以前全面取消外资保险公司设立前需开设2年代表处要求。
  “保险业的放开,促进保险市场的进一步完善,有利于提高我国保险市场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从保险大国向保险强国迈进。”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说,保险市场的完善有助于保险发挥社会“稳定器”和经济增长“助推器”的作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金龙认为,保险代理、公估、经纪业务等本地特点比较强,内资公司具有天然的竞争优势,而且这些年内资保险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不断提高,开放政策对行业的影响不会很大。
  记者从监管部门获悉,下一步,监管部门将进一步优化准入政策,引入更多优秀的境外保险机构;进一步优化监管政策,鼓励已经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保险公司,进入健康、养老、巨灾保险等业务领域,参与保险经营新模式的探索,参与保险行业的各项改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