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关注 >

社会关注

深圳这片“双创”的热土
  “做创新很难,涉及到医疗健康生命安全领域就更难”,十几年前,胡祥的企业靠着孵化器创办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后来越做越大,在他看来,“孵化器非常重要”。
  18 0公里的广深科创走廊上,企业是其中的细胞,和胡祥一样在这条创新纽带上寻找机会的人并不少。《广深科技创新走廊规划》(下文简称《规划》)对如何集聚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做了专章论述,其中就包括对广深莞三地做大做强高新技术企业提出了差异化发展的方向。
  那么,要具备何种要素才会吸引优质企业愿意常驻广深科创走廊?他们期待怎样的创新氛围和软硬件支持?政府出台政策节奏如何匹配科技的高速迭代?对于以往人们印象里的中小企业融资难,大数据时代有何妙招可解?
  同时,《规划》也提到孵化器既要优化,也要“出海”,目前广深莞三地的孵化器有何发展困局?孵化器又该如何因时就势匹配产业化差异的需求?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采访了广东两会场内场外的企业家、金融机构人士和孵化器负责人,以期通过他们的视角去理解:如何才能构建更具活力的广深科创走廊。
  1科创企业
  云洲创新科技公司创始人张云飞:政策是否“对口”非常重要
  8年前开始进入无人艇的科创领域、目前已有约200人团队的云洲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张云飞认为,科创政策和企业需求的匹配度,对创业公司来说非常重要。
  张云飞也是广东省政协委员,在他看来,政策是否“对口”,真正为有需要的企业所用,非常重要。不同阶段,企业需要扶持的政策需求不同,被考量的标准也应有所区别。他说,初创企业犹如学童,考核标准应该是他的“学习能力、考试分数”,也就是知识产权、创新能力这些维度。而当企业“成年”后,才切换到他的“收入和社会贡献”,也就是用产值、税收、利润等维度来作为考量标准。
  此外,张云飞说,政策推出的节奏也很重要,他把初创企业比喻为初生小孩,“10年前,这个小孩从出生到成年可能要等10年,但现在,小孩第一年出生,第二年就18岁了”,而一些科创政策从申报、审批到拨款、验收整个流程下来要跨几年,政策的速度应该与高科技迭代的速度匹配,才会物尽其用,否则,“如果1岁申请政策,18岁才用得着,那么企业已经不需要那瓶‘奶粉’了”。
  张云飞还认为,政策制定要更加准确地指向前沿性技术,必须要有前沿持续了解行业业态的专家参与政策制定。
  北科生物科技公司董事长胡祥:初创企业最需得到保护和帮助
  广深科创走廊要具备怎样的要素,企业才愿意来?广东省政协委员、深圳市北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胡祥说,企业奔着市场而来,人口、消费力、市场规模都是考虑要素,此外,创新环境也很重要。
  他记得,2005年初来乍到时,没有资金也没有实验室,幸有深圳生物孵化器提供的条件,“孵化器非常重要,初创企业最需要得到保护和帮助”。
  广州、深圳、东莞三个城市产业的差异对企业的吸引力有何不同?胡祥说,很难通过行政划分来区分产业,产业本身会集聚,而随着科技革命的推动,过去区域增长的优势可能会消失。他以医疗领域为例,传统的医疗行业是长周期、低斜率的走势,而未来的曲线走势则会垂直而上,“布局资源、分配人力和资本的时候要按照发展趋势来考虑,如果错配资源,就会被淘汰”。他说,在社会效率、管理效率、产能效率提高的大背景下,合理配置资源尤为重要。
  在胡祥看来,创业失败并非都是负数,“创新失败的过程会培养出很多配套人才,相关的人才如果可以凝聚在一个区域,爆发出来的活力就不同了”,他认为,创业失败也可变成人才,创业生态需要创业人才、管理人才、市场人才等,这需要时间积累,不必操之过急。
  《规划》也提到要在行业中催生一批颠覆式创新或技术密集型瞪羚企业和“独角兽”企业。对此,胡祥认为,创业之初在选方向时定位要清晰,有的领域可能从科技角度看很有价值,但未必是“独角兽”,而像抗衰老这样延长寿命的行业“入口”,一旦能高效满足需求,毫无疑问会成为“独角兽”。
  他说,产业革命来的时候,如果把平台型企业做成,就不是一个“独角兽”的概念,而可能孵化出一批“独角兽”,策略不再是吞并其他企业,而是用他的资源孵化企业,比如阿里巴巴构建的淘宝平台就是一例。
  司南创新联盟公司联席主席林至颖:创造条件让国际科创企业本地化
  如何吸引国际化的企业走进广深科创走廊?
  来自香港的广东省政协委员、司南创新联盟有限公司联席主席林至颖认为,源自芬兰的S lush科创大会颇具启发,规模大、且吸引的是全球科创人才,他所在的司南公司则承办了中国分场,让国内外的企业、创业团队通过参会有更多交叉的可能性,他在其中也看到国外越来越多科创资源在关注国内的科创机会。
  在林至颖看来,国外企业要进驻广深科创走廊,钱不是最重要的问题,只要计划书、团队、技术有竞争力,就能吸引资本,但本地化是重点。
  根据他的经验,国外企业来华有几大需求,第一,他们希望寻找“靠谱”的本地伙伴;第二,他们希望有专业团队对接相关法律问题,比如知识产权保护等;第三,建立和官方良好的沟通和互动关系。
  林至颖说,应该向来华的科创企业创造条件和土壤,帮助他们更好地“本地化”,包括引入之后如何退出,对创业失败的企业是否有回流机制等都应纳入相关的配套支持政策考虑。据悉,浦发银行深圳分行日前荣获2017年第十一届金榕树奖———年度科技金融服务奖,这也是浦发银行深圳分行第二次获此殊荣,再次证实了浦发银行在借助金融手段服务科技型企业、支持实体经济方面所做的杰出贡献。
  浦发银行深圳分行从深圳市场的经济特色出发,将科技金融与深圳经济结构中实体经济的实际需求相结合,着力为科技型企业提供金融解决方案,精准服务实体经济。2015年末,浦发银行在深圳设立科技型企业专营机构———科技金融服务中心(深圳),以准事业部模式服务于深圳市场上的高成长、高科技企业,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据了解,截至2017年12月末,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已累计为深圳地区超过3000家的科技型企业提供了金融服务,融资余额超过200亿元。
  创新金融产品 助力科技企业
  据了解,浦发银行根据科技型企业所处生命周期的不同成长阶段打造了独具针对性的产品方案。对于初创期企业,提供“银政企”贴息贷款,科技保险贷、科技多易贷等特色产品;对于成长类企业,配套科技含权贷、科技快速贷、成长贷、PE投贷联动等明星产品;对于成熟期企业,可提供新三板客户融资、拟上市企业融资、境内外科技型企业跨境并购融资等金融解决方案。通过为具备高新技术、强生命力、高成长性的实体企业提供服务,浦发银行真真正正地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落到了实处。
  其中,“科技保险贷”目前是深圳市场上首款银保合作的创新特色产品。该产品借助人保财险推出的小额信用保证保险为科技型企业提供增信,给予科技型企业类信用的信贷资金支持,着力解决了科技型小微企业轻资产、融资难的实际问题。
  同时,为了破解科技型中小微企业融资贵的难题,浦发银行深圳分行积极与政府展开合作,承接市科创委“银政企”合作项目。凡被纳入“深圳市科技研发资金银政企合作项目库”的科技型企业,在浦发银行贷款时均可获得财政贴息,最高贴息比率为贷款基准利率,极大地降低了科技型企业的融资成本。截至2017年末,该银行累计服务了近400户入库企业,累计发放贷款总额达30亿元,已贴息贷款金额达16亿元。
  强化生态体系 链接资本市场
  浦发银行紧紧围绕企业生命周期,构建了以科技型企业为核心的,囊括政府、园区、PE/VC机构、券商、交易所、保险公司、担保公司等多方合作渠道在内的科技金融生态体系,在给予企业信贷支持的同时,为企业提供包括对接股权融资服务、对接政府资源、整合上下游产业链、并购撮合等服务在内的一揽子增值服务。据悉,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已成功搭建超150家科技金融生态体系合作渠道,为超100家高成长科技型企业提供了股、债、贷一体化的综合金融服务。
  浦发银行深圳分行构建科技金融生态体系的积极举措,形成了较为广泛的社会影响力。2017年3月,浦发银行面向社会率先发布“浦发银行科技金融服务1.0方案”,获得国家科技部网站报道;8月,该银行联合国内第一大券商中信证券举办战略新兴产业上市及并购年会,与深交所战略签约,推动科技和金融深度融合;12月,浦发银行以投贷联动手段创新支持科技企业发展,获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采访。
  服务实体经济 践行社会责任
  浦发银行立足于深圳这片“双创”的热土,深耕科技型企业实际需求,用金融手段支持了深圳市场上最具活力的、对深圳经济发展贡献最大、同时也是整体数量最为庞大的企业群体,精准高效服务实体经济。
  据了解,浦发银行仍将继续致力于联合社会各方资源形成科技金融服务的合力,打破传统银行服务静态、割裂、区间式的定势思维,依托集团内外部资源,形成金融服务与非金融服务相结合的“全方位、专业化、一站式”的创新型综合服务平台,灵活满足科技型企业成长全程的金融需求。浦发银行深圳分行将牢固树立“回归本源、突出主业、做精专业、协调发展”的经营理念,扎实推进总行“以客户为中心,科技引领,打造一流数字生态银行”的战略目标,紧紧围绕“调结构、保收入、强管理、降风险”的工作主线,深耕特区金融服务,继续深耕科技金融沃土,积极构建服务科技企业的内外部生态环境,践行作为全国领先的股份制商业银行的社会责任,将服务实体经济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