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生在线 >

民生在线

改革提出的基本思路是市场导向
  随着美欧、日欧等多个单边贸易关系的缓解,与零关税协定的推进与落地,舆论一直认为,WTO大概率会被边缘化。未来,中国经济会承压,实体经济、制造业也会受到很大影响。
  也正因此,很多人担心又会重现90年代的下岗潮。事实上,这个担心是不必要的。按照中国现在的经济规模与经济结构,第三产业占了很大比例。第三产业即服务业,吸纳就业能力强。比如,近年来兴起的网约车、外卖这些行业,就是典型的第三产业,具有很高的吸纳就业能力。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些行业,并不是单纯的提供岗位,同时,也是消费升级,拉动了内需的重要途径。本来只花2块钱坐公交,现在花了20块;本来只是花20块吃一顿,现在多花了10块派送费。这都真实的经济运行的一部分。
  有这样一个笑话,街上有一个卖烧饼的与一个卖包子的,他们如果吃了自己家的东西,都不计入GDP,如果相互买着吃,就能计入GDP。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笑话,而是经济发展的真实情况。“劳动——有能力购买需求——引发劳动——产生新的需求”,这也是第三产业吸纳就业能力强的原因。
  最近,一些城市开始执行了严格的网约车新规,骤然收紧了网约车的查处力度,打车难旋即重回一些城市的市民生活。但是,很多人可能想不到,在目前贸易关系的影响下,就业指标会迫使政府在网约车的态度上来一个很大的急转弯。
  网约车、外卖,这些经过新技术改造提示后出现的新行业,其意义并不只限于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如果是这样,那就是餐饮业与出租车业。实际上,网约车与外卖,也是国家科技进步的重要途径。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抢占国际经济科技制高点,已经成为全球国家竞争的焦点,技术竞争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更加突出。
  对于这一点,国人都明白,所以大家呼唤创新,呼吁企业多投入研发。但是,投入的钱哪里来的?当然是从市场上赚来的。
  欧盟委员会(EU)公布2017年工业研发投入(R&D)排行榜,大众汽车研发投入高达137亿欧元,全球居首,随后依次是谷歌母公司Al-phabet、微软、三星电子、英特尔、华为、苹果以及三家制药企业罗氏、强生和诺华。比如英特尔投入了120.86亿欧元,销售则有563.39亿欧元。2017年华为研发投入800亿人民币,位居全球第6,超过苹果,成为唯一进入前50名的中国企业,那么,华为2017年销售了多少呢?6000亿元。现代市场机制下的研发活动正是这样进行的“销售——研发——升级产品——更大的利润——再次投入研发”。
  像智能交通、自动驾驶、外卖这些行业,一头连着第三产业,看起来似乎不如英特尔、芯片、AI这些,但实际上,根子仍然在科技行业。因为这些行业通过大数据,能更好发掘消费的需求;而类似自动送货机器人、无人机,这些技术也都能进一步推动技术进步,产业升级,引发新的需求。
  但无论如何,企业的研发都需要钱。企业正常经营,赚取了利润,为了更大的利润,自然会投入研发,企业产品升级了,国家科技实力也随之上一个台阶。但是,现在一些企业花钱去收购全球先进技术,而自己国家明明有全球领先的科技企业,却还天天收紧规则,就颇令人费解。
  以网约车为例,根据公开信息显示,中国目前的网约车政策比大多数国家与地区要更加严格。比如,在平台申请层级方面,国外一般是要求,在省/州一级取得网约车牌照,而在中国,则要求在县级行政区取得网约车牌照,而中国有2000多个县。再比如网约车与出租车的差异化竞争,国外仅有小部分对车辆规格做了要求,但要求并不高,但中国的一线城市对车辆的排量、轴距、甚至价格都做了较高要求,像青岛更是规定了车辆的长、宽、高。这种高要求显然会阻碍企业的经营,从长远抑制企业的创新活动。
  说到底,一个国家的科技竞争力除了政府投入外,企业也非常重要,而要想企业发挥好作用,则必须给科技企业更好的经营环境。只有这样,才能进入“收入——研发——收入”的良性循环,国家的科技实力才会得到基于市场的可持续发展。 “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闯难关,破除一切制约科技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日前,深圳市委出台《关于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加快高新技术产业高质量发展更好发挥示范带动作用的决定》(简称《决定》)提出,实施科技体制机制改革攻坚工程,打造科技体制改革先行区,率先探索建立符合科研规律的科技创新管理制度和国际科技合作机制,发挥市场对技术方向、路线选择、要素价格、要素配置的导向作用。
  科技界人士及专家认为,全面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方能不断激发创新活力。《决定》中关于体制机制改革等一系列举措,对标最高最好最优,具有前瞻性,意义重大,体现深圳高新技术产业发挥示范带动作用的决心和信心。
  科研项目管理更灵活
  一直以来,深圳对标全球创新高地,按照国际通行规则和科研规律深化科技体制机制改革。
  “没有制度创新,科技创新就无从依附。”深圳市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孙昌群博士表示,《决定》提出实施科技体制机制改革攻坚工程,充分体现了制度思维和制度理念。
  创新科研项目的立项、组织、实施、管理机制,进一步强化成果导向,项目管理流程更精简。中科院深圳先进院相关负责人表示,走出一条产业与资本紧密结合的创新发展之路,科研项目管理一直是探索的重点。给予科研单位和科研人员更多自主权,正如《决定》中提出的“营造让科研人员心无旁骛潜心研究的环境”。
  《决定》提出一系列大胆的探索:建立市场化的项目遴选机制,建立常态化的政企科技创新咨询制度,在制定科技计划和遴选攻关项目时,充分征求企业和科研机构意见;探索建立科研项目经理人制度,提高研发效率和成果质量;探索建立科研容错机制,鼓励科研人员大胆探索、挑战未知。
  “全面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提升创新体系效能,着力激发创新活力。”市科创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深圳将全面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闯难关,破除一切制约科技创新的思想障碍和制度藩篱。
  创新资源配置更优化
  “让市场在创新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决定》提出让机构、人才、装置、资金、项目充分活跃起来,形成推动创新的强大合力。
  由市场规则来主导或转入竞争性配置,资源的分配、调拨与使用在阳光下进行,摆脱政府配置资源的“扭曲”之困。
  《决定》对配置资源方式改革提出的基本思路是市场导向,对适宜市场化配置的公共资源,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对不完全适宜市场化配置的资源,则探索引入竞争规则。
  《决定》提出探索建立科研项目攻关动态竞争机制,实现科研攻关由预选单一主题向多元化竞争转变。建立科研创新失败案例数据库,减少试错成本。鼓励企业与高校、科研院所等共建研发机构和实验室,加强面向行业共性问题的应用基础研究。
  创新评价机制更完善
  今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强调,要改革科技评价制度,建立以科技创新质量、贡献、绩效为导向的分类评价体系,正确评价科技创新成果的科学价值、技术价值、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
  完善价值导向的科技创新评价机制,建立科学分类、合理多元的科研项目评价体系,在《决定》中得以体现。《决定》提出深入推进“三评”改革,构建突出创新质量、贡献、绩效的分类评价体系,科学评价创新成果的科技价值、经济价值、社会价值。
  改进科技人才评价方式,不唯论文、职称、学历、奖项评价人才,注重标志性成果的质量、贡献、影响。完善科研机构评估制度,避免简单以高层次人才数量评价科研事业单位。
  同时,还要构建面向全球的开放创新机制。《决定》提出瞄准国际一流水准,坚持开放合作创新,探索建立国际科研信息数据库,完善科研平台开放制度。建立与国际创新中心更紧密的合作机制,对接硅谷、波士顿、慕尼黑、特拉维夫等全球主要创新中心,完善创新创业直通车机制。
  孙昌群表示,这些新的制度设计,将有利于降低深圳企业的创新成本,有力破解科技创新的瓶颈问题,加快提升区域创新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