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生在线 >

民生在线

化解了互联网资产管理领域的风险
  随着工业社会发展从规模化向自动化,再向智能化的方向逐步演进,全球工业发展迎来转型升级的契机。当前我国工业互联网行业仍处于产业发展初期,根据工信部的定义,工业互联网可以分为三大部分:网络、平台和安全。分析人士指出,2018年是工业互联网的开局之年。从投资的角度而言,三大结构中,工业互联网平台或将率先成为投资热点。
  工业互联网浪潮兴起
  工业互联网基于全面互联而形成的数据驱动的智能技术,能够将物联网、云计算和大数据等信息技术的充分应用于工业领域,最终实现对全球工业的重构。
  光大证券分析认为,工业互联网对未来全球经济影响巨大,一方面能显著提升劳动生产率;另一方面通过实现整个工业社会链条中各环节的高度融合进而有效促进资源的合理配置,有望成为继消费者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个产业趋势强势崛起。
  当前,我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面临着三大机遇:一是高端制造能力不足、创新和制造能力不强以及人口红利下降等因素给我国制造业带来巨大挑战,产业升级压力促进工业互联网需求日益强烈;二是我国ICT产业经历多年发展,在物联网、5G和云计算等领域的基础设施正逐步成熟,奠定工业互联网快速发展基础;三是进入2018年,国家政策层面推动力度明显加强,工信部启动实施工业互联网三年行动计划,并成立工业互联网专项领导小组推进落地,彰显政府大力布局决心,我国工业互联网发展正式迈入快车道。
  目前,全球制造业龙头企业、ICT领先企业、互联网主导企业都正基于各自优势,从不同层面与角度搭建工业互联网平台。美、德、中、日均在基于国际和国内产业形势判断下做出互联网+先进制造的决策,同时都注重CPS 技术在未来工业发展中的核心地位。
  不过,中国在设备数字化、网络化方面与美、德存在差距,2017年我国企业设备数字化率为44.8%、数字化设备联网率为39.0%,尤其是中小企业基础薄弱,设备改造和数据采集难度较大。反观美德,GE、西门子等龙头企业依托自身产品可采集跨区域、跨行业、跨领域的海量数据。并且美国、德国具有大量资深和初创的数据分析企业,平台间合作将显著提升协同效应。
  对此,光大证券表示,中国工业化发展历程短,制造技术与管理知识经验积淀不够,工业企业两化融合发展水平参差不齐。但是,完整的产业体系带来了巨大的应用需求和发展潜力,为平台培育和壮大提供了土壤。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文件《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整治办函[2018]29号文),专门针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的整治工作进行验收、处置。
  此次文件主要涵盖两个方面的重点内容:一是明确了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本质等。明确了资产管理类型的范围,将“引流”认定为“变相代销”,文件表述指代相对明确,有助于互联网资产管理机构实施自查自纠。二是布置了违规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整治验收工作,规定依托互联网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的行为整治期限,以及互联网资产管理整治工作的验收流程及分类处置方式,同时还明确了互联网资产管理风险整治的其他相关要求,有助于互联网资产管理机构整治验收工作稳步推进。
  近年来在互联网资管行业发展中,存在经营模式和经营方式混杂的问题。部分没有基金代销牌照的互金平台开展此类业务尚处于无牌经营的状态,并且会涉及一定程度的监管套利。与此同时,大部分互金平台并未明确声称打破刚兑,因而会通过平台自保或三方担保等方式进行隐性刚兑。这种隐藏的风险受到了监管者的重视。
  因此,“监管”已经成为自2016年以来互联网金融市场的主旋律,对风险点的处置和资产泡沫的防控为金融监管机构的工作重点。对于互联网资产管理行业的整治出台的文件也具有一定的持续性,前期给予了互联网资产管理机构充足时间实施自我整改,这次出台的《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则给出整治工作的确定成果,“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当前,随着跨行业、跨机构、跨平台的各类层层嵌套的跨界金融产品涌现,各金融机构、非金融机构参与其中,我国资产管理市场获得野蛮增长的同时,其法律风险和隐患也在不断积累。
  互联网资产管理中的嵌套是指金融资产交易所、银行、小贷公司等金融机构将一个底层金融资产一次次转让过程中一层层承诺回购。资产嵌套的主要目的就是扩大杠杆或绕开法律对于牌照准入或投资者合格性的要求。资产嵌套的每层嵌套都可能抬高了杠杆,而且通过嵌套也绕开了金融监管,扩大了风险。资产嵌套最终的回购者是底层金融资产的提供商,底层资产一旦出现问题,风险会层层传导、扩大,而且期间可能出现很多问题,最终售卖者可能难以获知底层资产的真正来源,很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跨界金融产品涌现
  暗藏风险不断累积
  很多嵌套中的金融资产涉及合格投资人条件、投资者人数、宣传手段、经营牌照的要求,这都可能导致互联网理财线上交易存在合规性问题。无金融牌照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可能涉及非法集资,有资质的金融企业可能在发行、交易和销售等环节违反相应监管要求而受处罚。日益严格的穿透式监管也将使得平台的合规性风险更加突出。
  这次通知中提到对于网贷机构将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剥离、分立为不同实体的,应当将分立后的实体视为原网贷机构的组成部分,一并进行验收,承接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的实体未将存量业务压缩至零前,不得对相关网贷机构予以备案登记。同时还要求各地应加强拟备案的网贷机构的股东资质审核,对于存量违法违规业务为化解完成的互联网资产管理机构,不得对其实际控制人或股东投资设立的网贷机构予以备案登记。剥离互联网资管业务发放牌照,对于规范网贷机构互联网金融服务、管控和避免风险串联可以说是采取的一大有力举措。金融市场中的集资行为若是缺乏必要的监管,往往容易放任资本市场中盲目跟风投资的行为,投资者的盲目性所造成的跟风效应也往往容易使得投资的人数与投资的规模都急剧膨胀,一旦风险发生便会产生恶果。因此,法律对该投资行为,在准入条件上都应当有严格的规定。互联网理财以互联网作为宣传渠道,其涉及的人数之广,数额之大往往极易使其触及法律禁止的“红线”。这次通知的下发,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属于特许经营业务,将互联网资产管理业务统一给具有金融牌照的机构,有效地防范化解了互联网资产管理领域的风险。